上海总是不卖站台票。
无奈买了一站的票作站台票混入。
这次我离开你,是风,是雨,是夜晚;
你笑了笑,我 摆一摆手,
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