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风带走落叶,花的凋零,

是秋风的残忍?还是叶的无奈?

沙漠带走森林,地的荒芜,

是沙漠的肆虐?还是森林的孱弱?

岁月带走青春,人的落寞,

是岁月的无情?还是青春的哀鸣?

心中的琴瑟,是对爱情的守候?还是自我慰藉的离歌?

每次心痛的来临,是坚守那一份信念?还是永无止境的自虐?

点点红色的血泪,带着无尽的忧愁,婉转嘶吟,

去疗治心灵的伤痕?

一切只是上帝的一个玩笑,用我们的落魄,

触发他那一点点的同情。

我们却用肮脏的灵魂换取那一点点的同情。

天道,仁道,情难道,

邻家河畔忆言笑,

痴情,嗔情,了无情,

生死路上影相依,

天难灭,地难葬,

今世不随天意走,

波涛汹涌笑人生……